天行专栏

COLUMN
原创专栏

亲子教育丨可能被忽略了的自由游戏

作者:Smiles 亲子教养 发布时间:2022-03-11
随着孩子的出生,很多父母都开始学习各种各样的育儿理论和育儿方法,有些父母会在这一过程中了解到游戏对孩子的学习和成长的重要意义,于是经常有意识提醒自己要陪孩子玩游戏。乐乐妈妈就是很典型的一个例子,她将陪孩子玩游戏视为自己的重要职责,认为自己必须经常通过游戏来给予孩子丰富的刺激、促进孩子对周围世界的学习。她有时还因为自己思路枯竭就到网上寻找游戏方法、购买游戏课程和游戏材料等,甚至害怕自己稍一疏忽就会导致孩子因为缺乏新鲜的刺激而感到无聊或者错过许多学习和发展的机会。正是因为这种责任感和紧迫感,乐乐妈妈有时会感到无法放松地享受亲子相伴的时光。例如当她精心准备了游戏材料并给孩子讲解了游戏方法和规则时,孩子却不管不顾地按着自己的想法开始了一个和她的预期完全不同的游戏,她在心里会记得这个游戏本来的目的和设计并会努力唤回孩子的注意力,但在进行这样的努力时她就陷入了和孩子的紧张对抗,也因此而感到苦恼和不安……

的确,父母陪孩子玩游戏对孩子的发展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但这种意义的实现与否并不在于是否陪孩子玩了游戏,而在于父母是否对孩子的游戏给予了适宜的支持。而与此相关的首要问题是:如何理解游戏?再进一步追问:由谁来定义游戏?游戏经常被成人来定义,但成人所理解的游戏就是孩子所理解的游戏吗?有些父母一旦认识到游戏的重要就很难让孩子拥有纯粹的自由游戏时间,总想为孩子设定活动目标、为孩子计划并控制活动结果,其实是因为他们没有真正理解孩子的游戏。

许多研究表明,孩子对游戏的理解以及对游戏过程的体验与成人大相径庭。一些以幼儿园为研究对象的调查发现,大多数幼儿园教师认为孩子是喜欢幼儿园的游戏活动的,尽管幼儿园中的游戏活动存在较强的目的性和计划性(孩子可以通过这些活动进行学习);但孩子们认为游戏与自由和自我指导的能力密切相关,而不是遵循成年人的指示,即使他们对幼儿园的一些活动表示喜欢但也并不将之视为游戏。也有研究者以家长和孩子为对象进行了调查并得出了类似的结果:家长往往将游戏与学习、规则、教育相关联,而孩子则非常看重自由发起游戏、选择游戏【1】。因此,虽然很多成人已经意识到了需要重视游戏并通过游戏去促进孩子的最佳发展,但要真正落实还需要应对很多挑战。成人对游戏的态度的变化(包括外显的和内隐的)可能要经历一个复杂的过程,毕竟从认为游戏和学习对立到真正认识到游戏对学习的重要意义并不是可以轻而易举地做到的。成人倾向于将学习和上文所说的有目的、有计划的游戏活动密切联系,或许就是态度转变尚未达成的体现。当成人重视这种游戏或者说活动时,往往忽略了自由游戏对孩子的重要意义。

自由游戏是指在无持续的成人控制或期待结果的情况下,孩子选择追求他们自己的特定兴趣,进行自由的探索。在自由游戏里,不是成人为孩子设定目标并控制活动结果,而是孩子自己去做。孩子在自由游戏时遇到的很多问题都对孩子的发展具有重要价值,解决问题本身对孩子具有很大的吸引力,成人越俎代庖地帮助孩子解决这些问题反倒会剥夺孩子探索解决方法的机会以及与之相关的宝贵学习经历。自由游戏和实现自己的想法能够提高孩子的情感和思维能力,即使孩子的游戏在我们看来很浪费时间如一而再再而三地给玩偶喂饭、穿衣等,但此时可能就是它最能令孩子体验到游戏的美好。当孩子不受控制时,他们会积极地发挥自己的能动性和创造性,如并不按玩具的原有方法来玩而是将其和许多其他的游戏融合在一起,发展出非常独特的游戏体验。孩子在自由的探索中进行想象、解决问题并为了自己的想法坚持不懈地努力,这些虽然令成人无法按照自己预设的学习结果去期待,但却对孩子的学习品质有着非常积极的影响。

强调孩子的自由游戏并不是说成人准备的有结构的活动没有意义,许多家庭和幼儿园等为孩子提供了非常丰富的结构性活动,这些活动本身是有价值的,但如果因此而使得自由游戏的时间所剩无几则可能会带来很大的危害。如在幼儿园中虽然专门为孩子们安排了一定长度的自由游戏时间,但有些老师会不经意地介入孩子的游戏并掌握游戏主动权,这样孩子就失去了对游戏的掌控,久而久之就会大大减少自己的自主游戏行为,习惯于依赖老师的指示,失去在自由游戏时的那种自发的探索和学习。特别需要警惕的是,即使后来孩子有了自由游戏的时间也不再受到成人的干预,孩子也可能会因为已经建立的习惯而无法立刻改变那种被动的状态,因此成人及时地为孩子的自由游戏提供保障才能保护孩子的根据自己的兴趣进行选择以及探索、实践自己的想法的能力。上文中提到的乐乐妈妈因为陪孩子玩游戏而遇到困难时开始反思和学习,观察自己带着乐乐玩游戏和乐乐自由游戏这两种不同的情境,发现乐乐在自己玩游戏时更加自信且在遇到困难时更愿意努力去解决困难而不是很快就放弃,在解决困难之后可以体会到那种强烈的满足感以及对自身的积极认同;而与此同时,乐乐妈妈发现乐乐在被唤回注意并参与由她发起和组织的游戏时总是依赖于她,即使是面对妈妈特意为乐乐设计的问题也不会试着去思考而是等待妈妈给出答案,即使在受到妈妈鼓励去尝试作出某些努力时也有些畏缩且一旦遇到困难就不再努力而是回头看着妈妈等待帮助……乐乐妈妈意识到了问题,并开始在陪孩子游戏时进行调整。

游戏的重要特征就是自由、自愿和自主,当然,这并不意味着成人的陪伴可有可无,而是强调成人陪孩子玩游戏需要以真正理解游戏的本质、理解游戏的自发性为基础【2】。相关研究指出父母对孩子游戏的参与程度及其有效性具有倒置的“U”型关系:不参与或过度参与孩子的游戏都是不可取的,而只有适度的参与孩子的游戏才能对孩子产生积极的支持作用。父母们可以基于对游戏的理解来调整自己在孩子游戏中的角色,根据孩子的需要来给予其适宜的支持,让孩子真正能够通过游戏实现最佳发展。对于如何具体地调整成人在孩子游戏中的角色来给予孩子适宜的支持,且听下次分解。

注释
【1】、Einarsdottir J. Children’s and parents’ perspectives on the purposes of playschool in Iceland[J].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Educational Research, 2008, 47(5): 283-291.
【2】、Bodrova E, Leong D. Vygotskian and post-Vygotskian views on children’s play [J]. American Journal Of Play, 2015, 7(3): 371-388.

公众号文章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EBRVYyYO9jSgA1bY_az27g

作者:Smiles

编辑:佳伲、早早

图片来源:信拍

清华大学教育研究院天行教育研究中心

电话:010-62785132

邮箱:tianxing@mail.tsinghua.edu.cn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荷清路3号荷清大厦

北京师范大学教材研究院天行教育哲学研究院

电话:010-58809007

邮箱:tianxing@bnu.edu.cn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新街口外大街19号京师大厦

微信公众号天行LAB

© 2020 天行 All Rights Reserved . 京ICP备1905210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