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行专栏

COLUMN
原创专栏

从“全局游戏”和“全局学习”中找到好的开端

作者:smiles 亲子教养 发布时间:2023-08-25
图片

暑假回家,正好遇上为了暑假作业而发愁的侄女。她直言令她最头疼的是阅读理解,直接将众多篇目推到了我面前。在有限的时间里,能够提供方法上的引导应该是最重要的。我先让侄女随意选一篇文章,她选择了《聪明的农家女》,这让我有些意外。童话故事是小孩子都爱听的,为什么变成阅读篇目就令孩子们害怕和无措了呢?我想起在陪孩子读绘本时也会询问孩子们对一些问题的看法,如看了青蛙弗洛格的成长故事《我就是喜欢我》,孩子们会顺利地回答出和情节发展相关的问题,也会非常投入地讨论自我意识、自我认同等有深度和难度的问题,这个过程其实和阅读理解一脉相通。我想侄女可能是没能在这两者之间建立起连接,于是建议她先将这篇文章当作一个故事来听,就像小时候听故事那样,重点是不要先想着怎么回答后面的问题,先安心地、投入地去体会整个故事……


以生活中的这个事例作为引子,其实是想和大家分享与“全局游戏”、“全局学习”相关的一些思考。哈佛大学的资深教授戴维·珀金斯(David Perkins)是零点项目的创始人之一,独著和合著了十多本书籍,其中“future wise”先被翻译到了中国,译名是《为未知而教,为未来而学》,且产生了较为广泛的影响,成书更早的“making learning whole”在之后被翻译过来时,译名就被定为了《为未知而教,为未来而学2》。事实上,将“making learning whole”译为“全局式学习”是更为贴切的。正是在这一书中,珀金斯对全局游戏和全局学习以及与之关联的门槛体验进行了探讨。而这些探讨,可以启发我们思考如何才能更好地支持年幼的孩子开始学习复杂的事物,如前面的故事所涉及的如何帮助孩子学好阅读,还有如何帮助孩子学好乐器、如何帮助孩子学好数学等等,这些都是父母或老师们关心的问题。


首先,珀金斯对应对复杂问题的一些普遍方法进行了批判,其中的一种典型是要素法,即从学习要素入手,然后再把要素整合到一起来应对复杂问题。从要素入手是很普遍的逻辑,人们在很多时候都是这样做的,如先学习语法的要素,相信之后会被整合为正确的交流用语。但珀金斯指出,没有全局,要素其实是没有意义的,学习要素然后在短期内即将其整合在全局中是可以的,但长期地着眼于要素而看不到全局会引起“要素病”,学习者会因为看不到整体、不了解学习的意义而不愿意主动参与学习,也没有内在的动力去应对复杂的学习挑战。


基于对上述方法的质疑,同时也基于对自己和他人的一些好的学习经验的体察,珀金斯提出了全局学习的初级版这一观念,有时也将其称为全局游戏。全局游戏即完整的有意义的游戏,珀金斯使用全局游戏这一比喻,旨在弱化学习中的过度严肃性。以珀金斯自身对简单版棒球的体验为例,学习棒球不是一个要素一个要素学,而是打“初级版”的棒球,这让他有机会从整体上了解棒球,能够对这个游戏有感觉而不是始终在门外徘徊。再如,有些人认为学游泳基本都是从学习要素(如练习换气或者抱着救生圈练习各种踢腿动作等)开始,但珀金斯指出这只是表象,因为学习者在学习游泳之前已能看到会游泳的人如何在水里游来游去,已经了解完整的游泳过程是什么样子了。


在开始学习某些复杂的事物时,我们最大的苦恼就是不得其门而入。而根据珀金斯的观点来看,学习者难以理解复杂事物的一个重要原因在于,他们从没见过这一事物完整的样子,因此如果能够在早期参与初级版的全局学习,学习者可以从中获得“门槛体验”(threshold experience),即一种能帮助学习者克服最初的困惑而进入这一游戏或学习的经历。珀金斯使用“门槛体验”这一概念,是受到雷·兰德(Ray Land)和简·迈耶(Jan Meyer)的研究的启发。他们两人提出了Threshold concept这一概念,被译为“入门概念”或“阈值概念”,是指能将学习者领入特定学习领域大门的关键概念,学习者一旦理解了这些概念,就会实现学习和自身经验的结合,实现理解上的转变,否则就会因为被羁绊住而无法进入所学的学科或领域。迈耶和兰德呼吁人们要探索各个领域的入门概念,珀金斯认为这种概念具有类似于门槛的效应,即跨越这一门槛就可以提升学习者的认识高度,并由此延伸而提出在学习中存在普遍的门槛体验。我们经常说好的开端是成功的一半,而好的开端在入门概念和门槛体验这里找到了方向。全局学习的理想初级版本可以为学习者提供“门槛体验”,将学习者带入阅读、音乐、数学或其他种种的复杂事物的学习中。


全局学习初级版的重要意义在于,学习者会从中了解所学习内容的整体并能够在之后以更有意义感、更有动力的方式继续参与其中。我们都有过这样的经验,在看不到全局时,孩子或学生会困惑甚至不停地追问:“为什么要学这个?”“为什么需要这样做?”父母或老师可能会说“你以后会需要”、“你以后会明白”。当孩子在当下看不到所作所为的意义时,我们真地只能通过指向未来去回应孩子的迷惑吗?珀金斯提出的“全局游戏”、“全局学习”其实是解决这一问题的更好方法,通过玩全局游戏、进行全局学习,孩子能够看到各个部分是如何组合成为一个整体的,能够明白自己当下在做的事情为什么值得做。


当然,初级版的全局学习所保障的是好的开端,只是玩全局游戏并不能保证学习者的能力会获得提高,从初级版到完整版还有很多的挑战要面对。要想在某些学习领域变得越来越擅长,是需要针对其中的难点进行刻意练习的,全局游戏在开始时的重要性超过刻意练习,但难点部分的重要性会随着学习的深入而渐渐凸显出来。因为有开始的全局学习,后面的重点突破有了整体背景,过程中的挑战也就变得有了意义。


让我们再以故事中提到的阅读理解为例,对什么是全局学习及其初级版进行说明。阅读理解的过程确实存在着许多复杂的因素,为了帮助孩子,父母或老师通常会着眼于其中的重点和难点,一个一个地逐一攻破。然而,当借鉴全局学习的观念时,我们需要思考的是学习者适合什么样的初级版全局游戏。当孩子在理解句意上还有许多困难时,他还没做好通览全文的准备,那么他可以听别人来读这篇文章,同时思考所听到的内容。珀金斯还引用全语言教学法(the whole-language approach)的相关研究来说明,听对阅读时的词句理解很有帮助,理解文章的观点、写作方法等多是始于口头交流,因此,丰富的口头交流有助于克服阅读理解中的问题。在这个意义上,年幼时的听故事、读绘本并讨论故事情节、故事主题等对于阅读理解而言就是一种全局游戏,可以为孩子学习阅读提供重要的整体认识。曾听父母读过很多故事或者和父母一起读过很多绘本的孩子知道了阅读大概是什么样子,这种过程中建立起来的心智模型为孩子提供了可以把要素放进去的整体性图景,为后面的要点和难点学习提供了意义的基础。


综合来看,珀金斯对全局游戏、全局学习的主张和他对理解性学习的追求是一致的,他认为理解性学习是教育的更高追求,理解之后才能灵活地思考和行动,玩全局游戏就意味着学习者可以在新情境中灵活地思考和行动。需要指出的是,珀金斯虽然强调全局学习和全局游戏,但并不是完全否认要素的重要性。全局游戏和全局学习形成的全局性理解可以为更深入的学习打下基础,即提供可以进一步在细节和范围上进行扩展的框架,例如你已经形成了关于阅读的一些基础性理解,对进一步把握具体的阅读问题就相对容易了,而如果直接从众多逻辑和规则开始则很有可能难以跨越门槛。


珀金斯强调大部分教育所面临的挑战其实是如何让学习者开始学习,因此需要根据学习者的学习经历和学习特点等为他们提供所需要的全局学习初级版,并帮助学习者一步一步地不断深入到全局游戏的各个版本中。开端往往是整体中最重要的部分,珀金斯的担忧值得我们思考并为之采取行动——“我最大的担忧不是能走多远,而是如何有一个好的开端。”


参考文献:

1.(美)戴维·珀金斯(David N. Perkins)著, 黄珏苹译. 为未知而教, 为未来而学2[M]. 北京:中国纺织出版社, 2021.

2.(美)戴维·珀金斯著, 杨彦捷译. 为未知而教, 为未来而学[M]. 杭州:浙江人民出版社, 2015.08.

3.David N. Perkins. Making learning whole: how seven principles of teaching can transform education[M]. Jossey-Bass, 2009.

4.David N. Perkins. Future Wise:Educating Our Children for a Changing World [M]. Jossey-Bass, 2014. 

作者:smiles

编辑:苏木

图片来源:拍信

北京师范大学教材研究院天行教育哲学研究院

电话:010-58804184

邮箱:tianxing@bnu.edu.cn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新街口外大街富中通和大厦10层1002

微信公众号天行LAB

© 2020 天行 All Rights Reserved . 京ICP备1905210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