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行专栏

COLUMN
原创专栏

哲学沙龙丨如何自做主宰?

作者:齐谐 哲学 发布时间:2020-09-11
有时候明明不想做,却被环境裹挟,不得不做。你有过这样的经历吗?我们为什么做了不愿做的事,成了自己鄙视的样子?究竟如何才是好?

风俗既正,中人以下,皆自勉以为善;风俗一败,中人以上,皆自弃而为恶。——苏辙

虽贤者不能自拔于风尚之外。 ——曾国藩

西谚有云:“拿破仑能支配世界,却不能支配自己”,因为他能率千军万马横扫欧陆,却无法排遣囚困在科西嘉岛上的烦闷。拿破仑能支配世界、战胜世界,表明他的意志力惊人,能一往无前,冲破一切外界阻碍。而支配自己、战胜自己,则表示人能主宰控制这个强大的“意志力”本身。可见,支配自己比支配世界更艰难,更伟大。我们自身的主宰是什么?明代大儒王阳明说:“身之主宰便是心”。

“身之主宰便是心”,是说心主宰着一切思维、情感、选择和决定,支配人的行为。古人很早就认识到心的这个特点,如荀子说心“出令而无所受令”,口可以被胁迫,或默或言,形体可以被胁迫,或曲或伸,心却不可能被胁迫而改变主意。心又是最危险的,“心,卧则梦,偷则自行”,寝卧就会幻想,松懈了就会放纵。所以,心的状态正不正,是道德修养的重要反省目标。中华文化特别注重对心的修养。“四书”中的《大学》就主张“修身在正其心”,因为只有心念正了,行为才不会出差错。先修己,才能治人;先正心,才能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反之,“不能胜寸心,安能胜苍穹”?

西汉的平原君朱建本是清官,史称其刻廉刚直,行不苟合,义不取容。辟阳侯审食其久欲结交,朱建知道他声名不佳,连面也不见。后来朱建母亲去世,无钱治丧,他一念苟且,没把持住,就接受了审食其的馈赠。拿人手短,身不由己,便为审食其说情、开脱。待到审食其东窗事发,朱建受到牵连,只好畏罪自杀。

其实,朱建明知审食其是小人,不可接近,明知他的钱不能收,就是因为贫困不得已,一念茫昧,其心失去主宰,结果一着不慎,便一失足成千古恨,令人扼腕。

这其中的关键就是要“自家主宰常精健”。那么,如何心常做主,做到“常精健”?

北宋时候,大儒程伊川与王安石的新党政见不合,被新党送到涪陵接受管制,直到宋徽宗即位,他才得以回归。他从涪陵顺江而下,到峡江一处,水流湍急,风作浪涌,一船人都惊愕号哭,以为命将休也,只有程伊川正襟危坐,凝然不动,神色泰然。到得岸边,一位同船的老人问道:“当船危时,君正坐,色甚庄,何也?”伊川的回答是:心存诚敬。



▲ Photo by ibaotu.com



照程伊川的说法,真正做到“心存诚敬”,就能心中有主,坚定心志,心不随风浪所动,对人生境界的通达,能把生死问题看通透。所谓“诚敬”,既是一种立身处世的方法,也是一种超凡入圣的途径。约略地说,事无大小,都收敛心神,全神贯注在一件事上,不胡乱思想,就是“诚敬”。遇事时如此,无事时亦如此,久久如此,就能达到很高的境界,其心不为外物所动。


心存诚敬是中国古人的讲法,西方讲心存敬畏,意思相近。心存敬畏,不是怕罪行败露,被绳之以法,也不是敬畏什么神明上帝,而是要敬畏道德法则。德国哲学家康德说:“有两样东西,我们愈经常愈持久地加以思索,它们就愈使心灵充满时时翻新、有加无已的景仰和敬畏:头上的星空和心中的道德法则”。因为只有遵从道德法则,才能无限提高人的人格和价值。它表明人能够自己给自己立法度、定规矩,并且自愿遵守,明白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该做的一定要去做,不该做的绝对不做。只有敬畏道德法则,才表明人不是欲望的奴隶,表明人有抵制任何诱惑和压迫的能力,有自作主宰的自由和尊严。

北宋理学家邵雍有诗云:“请观风急天寒夜,谁是当门定脚人”。如果“心学”修为不够,就容易受到不良影响。反过来,只要立定脚跟,自作主宰,就能岿然不动,“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


公众号文章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8IwPLi8PYH0sah2hMXxMPA

作者:齐谐

编辑:早早

图片来源: ibaotu.com

清华大学教育研究院天行教育研究中心

电话:010-62785132

邮箱:tianxing@mail.tsinghua.edu.cn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荷清路3号荷清大厦

北京师范大学教材研究院天行教育哲学研究院

电话:010-58809007

邮箱:tianxing@bnu.edu.cn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新街口外大街19号京师大厦

微信公众号天行LAB

© 2020 天行 All Rights Reserved . 京ICP备190521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