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行专栏

COLUMN
原创专栏

亲子教育丨翻译-保罗·哈里斯-思想实验

作者:Smiles 亲子教养 发布时间:2021-12-22
(译自:Harris, P.L. (2021), Early Constraints on the Imagination: The Realism of Young Children. Child Development, 92: 466-483.)

引言:
在先前的文章《在游戏中探索可能的世界》中,笔者曾经提到:“孩子在游戏中不仅会通过想象学习周围世界的社会活动和过程,而且会基于对周围世界的了解来探索可能的世界,孩子并不完全受限于现实的世界,还可以与多种可能的世界进行互动。”保罗•哈里斯 (Paul Harris)教授在其研究中同样对想象和探索可能性的关系(特别是儿童通过想象探索那些现实的但尚未实现的可能性,包括他们未来可能会面临的情况以及通过创新活动可以创作的东西等)进行了探讨,本次即主要对保罗•哈里斯关于思想实验这一问题的论述进行了翻译,可作为对之前讨论的补充。


思想游戏

成人有时会运用想象进行思想实验,使他们能够在对实际材料进行直接的实证研究之前提出关于现实运作方式的新假设。事实上,思想实验是哲学和科学论证的一个核心特征 (Bascandziev & Harris, 2020)。儿童的想象在某种程度上以现实世界的规律为原则,他们应该能够像成人一样进行有益的思想实验。然而,人们通常认为年幼儿童从直接操作具体材料中学习是最好的。蒙台梭利课程就是以这一假设为原则的(Lillard & Taggart, 2019);在儿童是一名通过主动探索和观察来验证假设的科学家( Gopnik & Wellman, 2012)这一比喻中,同样隐含着这一假设;最近关于引导性游戏即儿童在成人提供支架的帮助下探索具体材料的优势的述评,也暗含了这一假设(Weisberg et al., 2016)。

鉴于对年幼儿童直接操作具体材料的强调,另外一种可能性很少被考虑到,即儿童也可能通过参与思想实验而不是通过直接探究来了解世界。然而,正如上文所述,儿童能够想象在一个假装的世界中会发生什么,假装世界反映了现实世界的许多规律因而被很贴切地描述为孪生地球( Lillard, 2001)。在现实世界和假装世界之间的确有这样的相似之处,儿童可以像成年人一样进行思想实验并从中发现现实世界的运行规律。最近的发现为这一推测提供了支持。

在实验中,三根管弯曲交错且每根管都通向一个单独的杯子,在预测球掉进一根管之后的运行轨迹时,2岁、3岁的孩子经常说球最终会落在入口正下方的杯子里,好像是由重力所决定;然而球会沿着弯曲的管道运行,并最终落在一个不在入口正下方的杯子里。重要的是,即使是在多次看到球的实际落点之后,儿童还是犯重力错误(坚持认为球会按照重力方向运行)(Hood,1995)。另外,如果实验采用的是透明管,儿童可以看到球在管内的非垂直运行轨迹,但当再次采用不透明管进行实验时,儿童又会重犯重力错误(Hood,1995,实验3)。

Joh, Jaswal和Keen (2011)提出疑问:如果鼓励儿童发挥想象,是否会有助于他们克服上文所说的重力错误呢?在每次实验中,“想象”条件下的儿童会被问道:“你可以想象球沿着管道滚动吗?”“等候”条件下的儿童会被告知:“球将会沿着弯曲的管道滚下来。”“观看”条件下的孩子会被要求观看设备。收到“想象”提示的儿童做出了更多正确的预测而更少出现重力错误,另外两组的儿童则相反。后来在一项采用两根管而不是三根管的实验中也获得了类似的发现((Palmquist, Keen, & Jaswal, 2018)):得到“想象”提示的儿童几乎在所有实验中都做出了正确的预测,而控制组的儿童则只是偶尔做出正确预测。总之,这些研究表明,当儿童被提示可以基于现实来想象时,他们可以不再偏向根据重力进行判断而是正确预测球的最终位置。

Bascandziev 和 Harris (2010) 提出疑问:提示使用想象是否只是引起了在管道任务中反复实验时的短暂的改善?还是引起了一种更为稳定的理解和改善,即使在想象提示被撤回的情况下也会保持?控制组的三岁儿童只得到了一个注意管道以找到球的一般性提示。两个实验组的儿童被提示去想象球不能通过管壁或者想象球可以沿着弯曲管壁运行,这两种提示带来了更多的正确预测和更少的重力错误,不仅是在有提示的时候,而且在后续撤掉提示的情况下也是如此。这意味着,当儿童在想象球向下运行的轨迹时,他们会想到坚实的管壁所施加的限制,进而推翻关于球的运行轨迹只受重力支配的天真想法。

更广泛地说,这些发现表明,只要儿童的想象受到现实的约束——例如他们不能轻易想象一个固体穿过另一个固体——想象就可以作为一个思想实验室或者说孪生地球,儿童可以在其中进行探索发现并克服对现实世界的误解。

如果儿童运用想象来思考现实世界的运行方式,那么以现实为基础的想象是一种积极的优势。特别需要指出的是,鼓励儿童去想象各种物理或社会情景并去思考它们是如何发生的,可能会帮助他们克服幼稚的或未经反思的直觉。

正如本文所述,儿童从直接观察中了解世界,他们早期的想象活动以他们对现实的经验观察为基础。然而,也有证据表明,儿童常常可以想象别人引入的可能性。例如,当一个游戏伙伴假装一只猪被挤上了番茄酱,儿童很容易想象到这一情景;当儿童被明确提示进行想象时,他们可以想象球顺着倾斜的管子滚下来的非垂直轨迹;当得到成人的提示时,儿童可以想象出他们接下来要制作的工具或要画的不存在的东西。更广泛地说,儿童还从通常由成人创作和提供的玩具、故事、解释、绘画、电影和动画等各种形式的文化输入来了解世界及其可能性(Harris & Koenig, 2006; Singer & Singer, 1990; Woolley & Cornelius, 2013)。其中一些文化输入可以扩展儿童对现实的理解。因此,以故事和电影为基础,儿童可以想象那些他们不容易直接观察到的遥远的地方和陌生的事情。其他形式的文化输入可能会超越而不仅仅是扩展儿童对现实的理解。因此,宗教叙事中所描述的超自然力量、科学中提及的不可观察的物体以及小说中提出的其他可能性,也会激发儿童的想象,使他们抛开已知的现实约束。由此可见,儿童在发展过程中的想象方向可能会受到他们所接触的周围文化中的宗教、科学和小说的强烈影响。


公众号文章链接:

作者:Smiles

编辑:早早

清华大学教育研究院天行教育研究中心

电话:010-62785132

邮箱:tianxing@mail.tsinghua.edu.cn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荷清路3号荷清大厦

北京师范大学教材研究院天行教育哲学研究院

电话:010-58809007

邮箱:tianxing@bnu.edu.cn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新街口外大街19号京师大厦

微信公众号天行LAB

© 2020 天行 All Rights Reserved . 京ICP备19052104号-1